做什么不重要,重要的是为什么要这么做